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{fǎng wèn}]

故事

当前位置{locates}: 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

强女孩,不等待长发及腰

时间:2018-01-28 11:15来源:网络 作者:戴军

我剃了个很舒服的圆寸,每次洗完头就能直接上台了。我非常爱我的新造型。往年春节{Chinese New Year},我在国外旅游{lǚ yóu}的时候{shí hou},常常在景点拍完照以后,自己{his}还要当一会儿活动背景板,和来自国内的各路旅行{lǚ xíng}团合影。现在,我可以{ kě yǐ}很自在地出入各种场所,坐那儿和大家一起{yī qǐ}拍手狂欢都没有问题{foul-ups}。因为没人认识{rèn shi}我,所以,顿时觉得{felt}轻松无比。

但关于这个新造型褒贬不一。很多人觉得{felt}我是脱发了,或压力太大鬼剃头了。各种民间土方、良方,递上门来,多得我都可以开个专家门诊了。

头发,真的对一个中国{zhōng guó}男人这么重要{important}吗?参加深圳{Shenzhen}卫视《男左女右》的录制,其中有道题:如果你的男友{黄瓜}或先生,发胖长了个大肚子或者他是个秃头,你更不能接受{jiē shòu}哪一个?我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发胖!我觉得只要头形好看,光头一样可以很帅啊。

可是,标准答案出来了{老弟},压倒性的是:女孩们更不能接受{jiē shòu}配偶是秃头。理由是:有点肚子多好啊,靠着舒服,秃头看着好恶心。

什么?我没听错吗?我想葛优、徐峥、孟非听到都会哭吧。中国{zhōng guó}女性对伴侣的头发多寡真的那么介意吗?如果她自己毫发不生呢,会怎样?

我在录湖南卫视《奇舞飞扬》时见到一个女孩,她来自东北的松花江畔,她表演了一段非常美的埃及艳后舞。全场都为她倾倒。表演完毕{Complete},她摘了头套,露出了锃光瓦亮的脑袋。她就用这个造型做完余下的节目。

这个女孩不是在台上玩个性,而是她先天就有这个疾病{jí bìng}。从她出生,就没拥有过头发。

目前,全世界{world}有这种症状的也就十几例。你可以想象她的童年是如何{rú hé}度{attitudes}过的。各种难听的绰号,各种歧视的眼光,裹着她长大。

广东省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海上贸易和移民出洋最早、最多的省份,随着{suí zhe}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众多,之后逐渐发展成为{Become}重点侨乡。
然而{however},对于2岁就远赴澳大利亚的冯芊玉来说,语言成了学习中最大{largest}的障碍。
起初,孙大文赴德国继续深造,但语言却成了最大{largest}的问题{foul-ups},最终,他离开{absence}德国,选择到学术研究空间更大的英语国家去。
处理上述问题时,华侨、华人、港澳台同胞的配偶、父母{fù mǔ}、祖父母{fù mǔ}等直系亲属可参照对华侨华人、港澳台同胞的政策处理。
“南洋色彩”一词虽然是由新加坡{xīn jiā pō}的白话文学界提出,但早在他们之前,邱菽园等旧体诗人,其实已把大量本地元素融入他们的作品之中。
”讲到此,叶嘉莹一脸藏不住的得意。

我问她:你小时候有没有同学和你玩?她说:有的。顿了一下,她说:初中时,有个女孩跟我说,我们一起回家吧。说到一半,她哽咽了。她说:我以为我听错了。

长大了,有一天,有个男孩对她说:我喜欢{enjoy}你!她说:你不介意吗?他说:不!她觉得好开心啊!她觉得自己等待的人终于出现{chū xiàn}了,所有{all}的痛苦、所有{all}的辱骂都已过去,那些不相干的人说什么都伤害不了她,只要有他的爱,就可以补偿一切了。

有一天男孩对她说:我不能再见你了,我不介意,可我家里介意啊。

整整三年,她不知道{knew}自己是怎么过来的。有一天她照着镜子,对自己说:从今天起,我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我,没人爱我没关系,我可以爱自己。

她开始{kāi shǐ}学舞蹈,她开始{kāi shǐ}瘦身。她开始重塑内心,她坦然接受自己的样子,并且抛开头套去正面迎接别人好奇的眼光。她做婚礼策划、做婚礼歌手,尝试把内心的感{sense}受写成歌曲。我们现在见到的她,瘦了几十斤,光着头,亭亭玉立的,站在舞台的中央。我们都在为她鼓掌,破茧成蝶,她重新建立了自己。

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,一定是心底的愿望,激起了你的勇气和坚强,然后还要经过许多{xǔ duō}的牺牲,你才能够得到。不是所有的痛苦,都可以呐喊出来的!我们尝试改变命运赋予我们的苦痛,如果改变不了,就要学会放下。放下了,你就释然了。

tags: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ik2.cc//duzhe/26000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猜你喜欢{enjoy}

凯发网址
发表评论{comment}共有条评论
网站地图手机端
昵称:验证码:

推荐故事
热门故事